欺骗隐瞒 被本国人都痛骂"吃相难看"的澳大利亚

图片 1

“你们丢失道德高地的吃相真难看。”

据@中国日报网 7月28日消息,刚刚,被卷入兴奋剂丑闻的澳大利亚女游泳运动员沙·杰克对媒体的报道作出回应。她称,澳大利亚反兴奋剂协会的药检结果显示她体中含有一种名叫Ligandrol的药物,但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药物,更没有故意服用过。她说经过了解现在才知道了受污染的补品里会含有Ligandrol。杰克说,在澳大利亚的游泳项目上,对于运动员而言,试图服用禁药而没有被逮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杰克说,几乎每4一6个星期都会尿检,根本没必要服禁药,自找麻烦,特别是比赛前夕每天都接受检查,去做威胁职业生涯和败坏名声的事情。她称,过去不会骗人,未来也不会这么做,将继续为自己的清白而战。

这句话是《悉尼先驱晨报》的体育评论员安德鲁-韦伯斯特在沙纳-杰克涉药一事遭曝光后公开指责澳大利亚游泳协会的一句话。这句饱含愤恨情绪的话原本不该出现在公共媒体的版面上,但在游泳世锦赛剧情急转直下的档口,这句话被众多澳大利亚本国网友转发。

图片 2

除了自嘲,澳大利亚这个传统游泳强国的泳迷们表示实在无法接受本国管理机构的两套嘴脸,甚至直呼纳税人为供养国家游泳事业,每年支付着不菲的税金,但到头来得到的只有欺骗。

这个让澳大利亚在国际舞台上颜面尽失的管理机构,究竟是如何玩死了自己?

——1——

一切从杰克的药检说起,这桩原本不应该掀起巨大风波的禁药新闻已经超越德雷塞尔的6金传奇和霍顿们领奖台上对孙杨的公开抗议,成为游泳世锦赛收官之际最重磅的新闻。

图片 3

杰克药检失败后被扒出曾在个人社交平台上位某保健品打广告

事实上,澳洲体坛对于自己反兴奋剂的历史一直抱持自豪态度,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反兴奋剂机构的国家之一,前WADA主席就来自澳大利亚。此外在其他渠道的监管上,澳大利亚的媒体和学术机构也堪称尽职尽责,早在1982年澳大利亚医学联合会就曾发布过调查,这份调查毫不留情得指出澳洲的职业体育中有5%的运动员长期服用各类兴奋剂;到2013年,澳大利亚犯罪委员会仍然在调查中透露某些体育科学家和高级教练为获得运动成绩给自己的运动员服用肽类激素。各类明面上的监管,让澳洲的“打假英雄”颇为硬气。

但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澳大利亚一夜之间变成笑柄,只因为摊上了一个“猪队友”。

图片 4

沙纳-杰克在服药丑闻曝光后,一直通过个人社交平台“卖惨”,她先是在ins上表示自己绝不可能冒着毁掉职业生涯的风险去使用兴奋剂,第二天干脆发布了一篇长文,直述自己在药检后承受了巨大痛苦,这篇千字长文中出现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按照如此委屈的说辞来看,杰克有可能是真的误服了禁药吗?

确实有此可能,去年12月UFC悍将瓦特-哈里斯被查出药检呈阳性,哈里斯被检测出来使用的药物跟杰克一样,都是简称LGD 4033的肌肉增强剂。但随后哈里斯成功自证了这种物质来源于自己日常所服用的营养补充剂里,而该种营养补充剂的配料表中并无LGD 4033成分,于是被认证为确实误服的哈里斯禁赛期也随之缩短。

图片 5

不过,自从LGD 4033被列入禁药名单后,成功自证为误服的只有哈里斯一人,仅在澳大利亚本土,2017年就有9名运动员因LGD 4033被查出药检阳性。要说是误服了这种药品实在有些勉为其难,因为这种药物对运动能力的增强作用太过于显著,作为固醇类药物的理想代替品,LGD 4033疗效好副作用小,即便使用最小的剂量也能迅速增强人的肌肉能力,以至于某知名健身网站所罗列的LGD 4033的缺点只有:在禁药名单上,这一项。

LGD 4033虽然如此受追捧,但因其还未通过临床实验,一直处于“黑市流通”的状态,像澳大利亚这种食品药品监管极其严格的国家,想要在日常食品或药品中找到这种成分,确实也有些困难。并且,与哈里斯的状况不同,澳大利亚兴奋剂检测中心的文件中明确建议过职业运动员不要使用营养补充剂等保健类药品。

图片 6

瓦特-哈里斯

对于误服一说,杰克及其团队的口风也在一直在改变,杰克最初表示自己可能吃了被污染的营养补充剂,但到她的经纪人接受采访时误服的来源就变成:“蘑菇、蔬菜或者不干净的杯子里都有可能。”并且无论是队友还是澳大利亚泳协,没有一人对杰克“误服”的说法表示支持,毕竟前WADA官员就曾说过:“有60%的运动员在药检阳性后都会说自己是误服了禁药。”而前爱尔兰田径运动员索尼娅-奥沙利文则直说杰克的“遭遇”根本不值得同情。

——2——

本文由新浦京棋牌官网发布于体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欺骗隐瞒 被本国人都痛骂"吃相难看"的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