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亚萍才败光20亿 又要再败50亿?

2年前那20亿的谣言虽然早已多次辟谣,但阴影还未远去,如今这即将货真价实50亿规模的市场资本运作,会让“邓亚萍”这三个字成为包袱吗?

不管现在做什么工作

本文很长,需要花费你至少10分钟,但绝对值得你耐心读完,应该是迄今为止,关于邓亚萍最值得读的一篇特别报道

体育一定会伴随我的一生

“才败光20亿,又要再败50亿吗?”

图片 1

“谁给了邓亚萍这么大的胆子,再败50亿?”

乒乓女皇下海创业

“有荣誉有学历不见得就懂商业经营管理,谁会敢被她投资?”

“乒乓女皇”、剑桥博士、国际奥委会官员、北京团市委副书记、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很少人会有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而邓亚萍就是其中之一。

“会不会把50亿一下就败光了”

高考结束后,邓亚萍突然辞去《人民日报》副秘书长一职,正式“下海”创业。消息已经得到邓亚萍方面证实:离职已获批准,下一站她将联手洪泰创新空间创始人王胜江,与俞敏洪、盛希泰一起打造国内第一家体育产业创新创业平台。

“2年之内赔完,散伙,最快1年半”

作为“下海”创业的首步,邓亚萍选择了与洪泰创新空间合作,该空间的创始合伙人为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据洪泰创新空间透露:双方将组建一支体育产业基金,推动体育创新创业项目并积极帮助退役运动员转型。

“我赌她过不了1年”

俞敏洪说:“邓亚萍是全球顶尖的运动员,曾经在剑桥大学这样世界顶尖院校深入研究体育产业经济,也有过商业经验,在体育行业具有丰富的资源和很高的声望,我们相信亚萍一定会在创新创业中有大作为。”

……

2010年9月,邓亚萍正式加入《人民日报》,担任副秘书长及其旗下即刻搜索总经理,而这也成为邓亚萍被外界“诟病”的一段经历,尤其是在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合并后,“邓亚萍败光20亿”的传闻甚嚣尘上,让她备受争议。那么,邓亚萍真的败光了20亿吗?她的经商能力到底是否如俞敏洪说的那样优秀呢?真相到底如何?作者带大家一起揭开。

虽然也有很多鼓励、期待,有艳羡有不解,但是网络上很快出现了各色各样的网友质疑。

图片 2

10月30日上午,钛媒体率先报道了邓亚萍进入投资圈的消息,河南省官方媒体也发布了河南省政府层面的确认消息。2016年10月,邓亚萍团队与中原股权投资公司共同发起,在河南省设立了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下也称“基金”)。据悉, 邓亚萍体育产业基金计划募集总规模为50亿元,首期规模5亿元,主打体育产业链投资,将按市场化方式募集并运作。

“败光20亿”是真的吗?

第一次做投资的她,初次操盘规模就是50亿这样的大手笔。而且这也是中国首次以一个运动员名字命名的基金。

在互联网搜索业务上,只有《人民日报》的“即刻搜索”和新华社的“盘古搜索”,是真正搜索业务上的“国家队”。北京南五环外的新华产业园,邓亚萍的“即刻搜索”公司坐落于此,它距离北五环外的百度大厦有45公里、2小时的车程,比这更遥远的是两家搜索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差距。根据权威流量统计机构CNZZ在14年发布的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排名,百度市场份额为60.9%,即刻所在的“其他类别”市场份额为0.04%。

这个并不多见的能够以自己名字命名的VC,是邓亚萍前半生的荣耀,也是后半生的赌注。

邓亚萍本可选择另一种退役生活,像她的后辈王楠、张怡宁一样,拿到乒乓大满贯后嫁入豪门、相夫教子。但邓亚萍偏偏选择了退役后开公司这条路。这些冠军中的“少数派”在商圈摸爬滚打,像乔布斯所说,“保持着饥饿感”。

一时间,各种质疑之声都接踵而来。

邓亚萍上任后,对于即刻搜索也算是倾心尽力。除了消费自己的名人效应外,邓亚萍还拉来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刘骏、前谷歌总部数据中心工程师王江、安卓1.0系统开发参与者钱江等人,组建了一支技术队伍,公司规模由初创时期的百余号人攀升至巅峰时期的超400人。

针对朋友们的纷纷关心,邓亚萍只在一个十来个人的小范围微信群里说,她特别欣赏这一段评价: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图片 3

这是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当天在个人朋友圈对邓亚萍的一段评价。

人民日报社的公告也肯定了邓亚萍在即刻搜索三年多时间内的工作:“即刻搜索网站日均浏览量峰值突破1300万,移动客户端总用户达到658万激活量,网站市场占有率排名从全国三万多名提升到三百名左右。”

在此之外,邓亚萍一如既往的沉默了,对外也拒绝做任何评论。

凤凰财经分析说:即刻搜索的原因应该有很多,比如邓亚萍的互联网行业经验、用户习惯等等,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国资进入了一个没有行政垄断的行业,失败是注定的。

当初互联网“国家队”那20亿的谣言虽然早已多次辟谣,但阴影还未远去,如今这即将货真价实50亿规模的市场资本运作,会不会让“邓亚萍”这三个字反而成了包袱?

关于败光20亿的传言,人民日报也出来澄清:截至2013年2月,即刻搜索投入的资金总量为5.09亿元,全部用于搜索引擎项目建设,这与传闻有很大的出入。有业内人士同意了这个观点:从常识来说,人民网市值不过百亿,不可能拿出20亿来给即刻搜索烧。

一个自律得有些可怕的人

但邓亚萍已然被黑的体无完肤,每次她现身或开口,就会招来网友的骂声,而每一次,都要被提到在即刻搜索期间“败光20亿”。传闻最凶时,更有港媒爆出疑似邓亚萍在香港购豪宅的新闻,后经证实并非是她。

“你怎么可以这么浪费呢?”邓亚萍本来一身轻松观光,听见助理说刚刚在路上买的干面包拿手上麻烦又难吃,直接扔在了耶路撒冷的街头垃圾箱里,她直接变了脸色,非常严肃地说起了助理:你这样不行啊,你不吃给小动物吃都可以啊,为什么要扔了呢?邓亚萍说这是她特别见不得浪费。

去年年底,邓亚萍担任中国政法大学体育名誉教授,分文不取的她却遭到法大正职教授的质疑,在网络上再次引发争论。去年10月,邓亚萍参加某论坛时第一次做出正面回应:“公道自在人心,谣言终会破灭。”

她自己平时也非常节制,在以色列的酒店里吃自助餐,都一定把盘里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每天安排得满满的考察行程,说早上几点起,她一定几点起。

图片 4

这几乎就是钛媒体“全球寻找潜在独角兽”之探秘以色列之旅中,她作为探秘考察团员之一的日常点滴。

从选手到博士,37岁正局级

长年运动员高压下训练和全球各地打比赛,她早就练就了毫无压力倒时差,随时随地可以倒下就睡的能力。

在夺得4枚奥运会金牌和18项世界冠军后,邓亚萍选择了退役。实际上,自1997年起,那个中国人熟悉的小个子运动员形象,就和直径38毫米的乒乓球一起,与邓亚萍渐行渐远。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邓亚萍的几次转型:

很多人觉得邓亚萍转型做投资,路不会好走,但是回看邓亚萍的前几十年,似乎也从来没有过好走的路。

1996年底,邓亚萍被萨马兰奇提名为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但当时,她的英语基础几乎是零。邓亚萍曾回忆,当她以英语专业本科生的身份初进清华大学时,老师想看看她的水平,让她写出26个英文字母看看。邓亚萍费了一阵心思,总算写了出来,但却是“一会儿大写、一会儿小写”。

5岁开始打球,9岁开始专业训练,13岁获得全国冠军,16岁获得世界冠军。选拔赛中,曾多次因为150厘米的身高被拒绝。严格的训练,练就了她经常“没资格”阴影下的强大心理承受力。

随后,邓亚萍开始了每天学习14个小时的“学生时代”。由于背单词“用脑过度”,每天早晨起床,她的枕头上都能发现许多头发。但面对大家的关心,她只说了一句“我是运动员出身,不怕苦。”

在国家青年队期间,国家队教练组特意开了三次会,才最终决定将身材受限的邓亚萍提拔到国家一队,而在这个过程中,恩师张燮林的力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0年11月,邓亚萍进入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3年后,已经获得诺丁汉大学硕士学位的邓亚萍,开始攻读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并于2008年顺利取得博士学位。昔日的“乒乓皇后”从竞技赛场转型为知识女性。

“打上台”这是作为当年女队主帅张燮林,最常和邓亚萍说的话,也被邓亚萍当作了人生信条。“打上台”意味着在比赛陷入最白热化时,你的动作可能不再标准好看,调动也不再积极,但只要能把球回到对面球台上,你就保持有胜利的机会,依然活着。

从前在奥组委时,邓亚萍曾经同奥运村的业主单位谈判,工程要尽快交工,还要保证质量,又不能超支。邓亚萍的“明星身份”帮了她的忙,“有些别人谈不成的事,她出马一谈,就成了。”同事们回忆说。

在投资圈这句话可能有另外一个说法,就是“一直在桌上”,不管资本热潮期还是寒冬,都别让自己下桌。

奥运会结束7个月后,2009年4月,北京市委组织部宣布了对邓亚萍的新任命——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自此,邓亚萍有了新称谓——“邓书记”。在这个职位上,邓亚萍完全告别了体坛,转身政坛,被外界视为她又一次华丽“转型”。

那段时间, 邓亚萍强迫自己一定要比别人每天多练1个小时,在365天几乎每天都在训练、比赛的国乒队中,能够坚持每天都加练,确实是极大的考验。“有的时候我也练不动,可能也练不到什么技战术,但我想练得就是我的意志力。”邓亚萍曾这样解释自己的坚持。当年,好多队友都调侃邓亚萍的对手乔红:“你倒是再努把力,怎么就赢不了邓亚萍?”

图片 5

“现在想想,我真的没办法像她那样对自己那么狠。”乔红感慨的说道。

后来在人民日报社,邓亚萍除了被任命为人民搜索总经理之外,还同时被任命为人民日报社的副秘书长,级别为正局级,那年她才37岁。邓亚萍说:“我相信普通人能做的运动员也能做到,我就是要完成的另一项大满贯。”

多年后回忆起这段经历时,邓亚萍曾对媒体说过“我不服气,我能打败他们,为什么把我退出来,我要争口气。” 14年的职业生涯中,拿到过18个世界冠军,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邓亚萍几乎统领了各大赛事的单、双打冠军,开创了“邓亚萍时代”。

作者想说:不可否认,即便最伟大的运动员也有老去的那一天。离开了熟悉的赛场,卸下了耀眼的光环,甚至告别了最骄傲的辉煌,这往往是最难适应的。对运动员而言,在退役后如何转型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甚至不亚于一次二次创业。

1997年,当邓亚萍退役后,连26个英文字母的大小写都觉得吃力的她,以本科生身份进入清华英语系。她曾这样形容自己的第一堂英文课:“我当时很自卑,认为自己是清华最差的学生。”那一天,当着清华英语系系主任的面,英文零基础的她连26个字母都没有写全。

在更为错综复杂的商场上,邓亚萍遭受到了很大的挫折,她也许只能以失败者的形象告别“即刻搜索”,好在她没有“即刻消失”,她的离职或许会成为一个新的开始。邓亚萍和即刻搜索的故事,也会为未来从业者竖起一面镜子:在一个领域无比顺利获得的信心,很可能在另一个陌生领域里带来险流。历经千难万险,在回归老本行后,作者还是希望这位体坛老将能收获新的精彩。

被嘲笑着的邓亚萍,每天晚上回到宿舍都独自坐在灯下,熬夜背单词。那段日子,邓亚萍曾压力大到掉头发,每天早晨起来,枕头上都有一小撮头发。

青 创 汇

从女运动员、到女博士,到官场女人,再职场女人,她的每一步转型都异常艰辛,因为条件,也因为偏见。没有极强的自制力和隐忍能力,她不会走到今天。而自制与隐忍,可能也是一名需要随时冷静判断的投资人最重要的品质。

青创汇,中国首个为8090创客量身定制的移动互联网 创业社交平台,通过线上青创汇APP与青创汇全国线下体验中心的O2O布局,为国家战略“双创”专属定制设计的一站式创业教育(内容) 自媒体(推广)的创业落地服务平台。

以“邓亚萍”之名

青创汇APP可以提供哪些创业资讯

当然,你也很难想象,一个那么节制与自律的人,怎么可能把“20亿”随随便便败掉。

1、最新资讯-最新互联网资讯;

“要是真有那么多钱(20亿)就好了”,“要是哪怕再多给我们一点钱就好了”,“要是再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就好了。”现任百度技术副总裁,原即刻搜索首席科学家刘骏至今回忆起来那段在“即刻搜索”的岁月,还是满心遗憾的,在接受钛媒体记者采访时一直叹气,“什么20亿,真有那么多钱,早就做成了”,他的语气不仅遗憾,还有些许不甘。

2、创业干货-最实战、实操的创业干货;

事过境迁,而他的前领导,邓亚萍也终于做了人生重大的一个决策,彻底告别体制,清零自己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选择人生下半场“做什么”这件事。

3、心灵鸡汤-最有情怀最励志的创业故事;

此时距离刘骏离开即刻搜索,已经过去2年多了,时间还没有完全抚平那段历史给他和给邓亚萍造成的伤害。“希望这个伤害不要一直伴随下去,那段时间邓亚萍的压力确实特别特别大,她的情绪非常低落。但我们都知道邓亚萍有多能忍”,刘骏这样形容2013年那段最难熬的日子。

4、政策支持-最新、最全的政策支持;

“我们培养的技术团队在市场上还是很有竞争力的,百度、360等瞬间抢收了一大批。”不仅刘骏这样说,搜狗CEO王小川在一次公开发言中提到即刻搜索,“扎扎实实在做事,在行业有影响力和冲击力,比如对于员工招聘,让搜索行业同行感受到了竞争。”

5、众创新闻-全国众创空间新闻资讯。

刘骏说:“当时,如果有足够的资源投下去,也许我们就成功了,当时的钱少得可怜,我们甚至拖欠供应商的钱。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在这个位置上的是不是邓亚萍,能力怎么样,都不重要,如果机制没有解决,都很难成功。”

但是在即刻搜索决定合并和清盘的日子之后,刘骏走了,团队走了,大家都陆续走了,邓亚萍还不能走,因为后面还有漫长的审计、清盘、遣散等工作需要完成。然而,这一等又是两年。这两年邓亚萍就像消失了一样。

直到今年(2016年)6月,人民日报一纸公告宣布邓亚萍将离开和结束工作,她松了一口气,公众也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的人生怎么走,邓亚萍并没有想得太清楚。她就想离开了再说,这一次是与体制彻底告别 。

这两年对即刻搜索进行的调查和盘点,外部审计组也有了结论,在之前媒体披露的《关于人民搜索经营历程总结》报告显示:

“即刻搜索自2010年5月成立至2013年2月,各年资金投入总量为5.09亿元,其中约85%的费用用于技术研发,大头花在服务器和人员工资上。”

本文由新浦京棋牌官网发布于体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邓亚萍才败光20亿 又要再败50亿?